首页  论坛简介  法学家简介  论坛动态  论坛公告  学术研究  法学前沿  讲座实录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正文
吴宗宪:法学人才培养中的本科生导师制
2015-09-08 22:26  

法学人才培养中的本科生导师制探讨

吴宗宪*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北京 100875

 

         摘 要导师制高等教育中以导师个别指导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模式和制度。对法学本科生实行导师制具有多方面的重要价值。对法学本科生实行导师制,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新生入校的第一年,配备新生导师;在此以后,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新生导师和学业导师的主要责任各有侧重。为了更好地推行法学本科生导师制,应当注意几个方面的内容

         关键词法学人才培养  本科生  导师制

 

一、概述

导师制(tutorial system)是高等教育中以导师个别指导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模式和制度。[]实行这种制度的典型做法是一名教师指导一名学生,不过,现在往往是一名教师指导数名学生;在国外,导师往往每个星期对13名学生组成的小组进行指导。[]导师制的最大特点是师生关系密切,因为导师不仅要指导学生的学习,还要指导他们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往往能够形成密切的人际关系。导师制与个别化指导(individualized instruction)的区别在于,导师制包括了个别诊断(individual diagnosis[]和个别指导(individual instruction[]而个别化指导不包括个人诊断。

导师制是一种与学分制、[]班建制[]并列的三大教育模式和教育制度之一。导师制具有悠久的历史,早在19世纪时,英国的牛津大学就实行了导师制。英国高等教育中导师制的常见做法是,导师通常每个星期与其指导的学生见面一次,对学生提交的文章(essays)提出口头指导意见。[]

我国在研究生教育中已经普遍实行导师制。通常的做法是由一名导师指导几名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进行学习和从事研究工作,包括进行学位论文的撰写。不过,在对本科生、特别是法学本科生进行教育的过程中,实行导师制的高等院校并不多。本文探讨在法学人才培养中实行本科生导师制的问题。

二、对法学本科生实行导师制的重要价值

         对法学本科生实行导师制具有重要的价值。首先,有利于进行个别化的教育。我国的高等法学院校教育中,普遍实行班建制的集体教育模式,学生以班为单位进行学习、生活等活动。在上课时,教师往往以班为单位授课,学生往往以班为单位听课。这种教育模式具有效率高等优点,但是也存在着难以兼顾学生的个别差异,无法对学生进行因材施教的明显问题。实行导师之后,一名导师指导一名或者数名学生,导师可以较好地了解每个学生的情况,即对学生进行个别诊断,然后根据每个学生的不同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教育工作。可以讲,导师制是在法学人才教育中有效贯彻个别化教育的最佳途径之一。

         其次,有利于进行全过程的教育。在目前我国的高等法学院校中,教师的教育工作主要限于课堂上。上课时,教师到教室授课,但是,下课之后,教师与学生之间缺乏联系和交流。学生如果在课后遇到问题需要寻求帮助时,很难找到老师求教,而教师在课堂之外一般也不接触学生。实行导师制之后,导师与所指导的学生之间的交流和接触,可以通过多种形式在很多时候进行,既可以在课堂上、在集体指导时进行,也可以在平时单独地进行,例如,约导师面谈,给导师发短信请教,给导师发电子邮件交流等。导师与其指导的学生之间的交流,可以不受课堂的约束。实际上,在现代科技手段的辅助下,导师与学生之间的交流可以在任何时候进行,不受时间和空间的约束。

         再次,有利于进行全方位的教育。尽管导师首先是帮助学生有效学习的人,但是,导师的工作内容和指导任务绝不仅限于学习方面,实际上,合格的导师对于学生的指导是全方位、多方面的。除了对学生的学习进行指导之外,导师还要对学生的思想、心理、生活等方面进行指导,帮助学生解决存在的思想问题,对学生进行必要的心理辅导,指导学生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等。导师制的实行,可以大大扩展教育学生的内容,使学生在多方面受到导师的积极影响。

         第四,有利于进行全员化的教育。我国政法高等院校中,对于学生的教育主要由两部分人进行:一部分是任课教师,他们通过在课堂上讲课向学生传授知识;另一部分是辅导员等教师,他们主要负责学生的思想工作等。导师制的实行,可以进一步增加对学生开展教育工作的人员的数量,动员所有的教师对学生进行教育和施加积极影响。这是因为,在实行导师制后,即使没有承担教学任务的教师,也可以通过担任导师的方式,对自己指导的学生开展教育,从而大大加强教育力量。

         第五,有利于增强教育的效果。在我国教育工作的历史上,不管是有导师之名的教育者,还是没有正式的导师之名的教育者,人际关系密切、个别化特征显著的教育活动,都产生了深刻的教育效果。例如,我国古代没有正式的导师之名,但是古代杰出的教育家孔子的教育活动,培养了弟子三千,其中有72贤人。又如,我国20世纪20年代清华学研究院及其四大导师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因实行导师制和书院式的教育,[]成绩斐然,声名远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人是北京大学法律系1978级学生,他们在大学期间与龚祥瑞老师的密切交往,对于他后来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龚祥瑞早年专治政治学,曾赴英国深造。北大法律系7782学生中,多有比较宪法和西方政治的热衷者。课堂上,龚先生的家里,都是他们讨论、研习的场所。”[]我本人在本科生阶段对于未来发展的清晰想法,也源于一次在任课老师家中进行的交谈。大学三年级第二学期(19826)时,有一次我到讲授刑法学的徐汉亭老师家,向他请教如何处理自己收到的校外不认识的人寄来的求助信。他在指点自己如何处理该信件之后,顺便问起我毕业后想干什么,我讲了自己的想法:大概是毕业后回到县里当个法官等。他说,青年人应该有抱负,你的年龄还小,[]从事实务工作没有优势,应该考虑继续深造,考研究生。他的几句话对我触动很大,自己这才开始认真考虑未来的出路问题,开始了报考硕士研究生的考试准备工作。可以讲,本科生阶段是学习专业知识、树立未来志向、逐步走向成熟的重要阶段,在这个阶段实行导师制,给学生提供与教师密切交往的机会,可以大大增强教师对学生的影响力,更有利于学生树立远大志向和稳步向前发展。

三、对法学本科生实行导师制的制度设计

         对法学本科生实行导师制,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新生入校的第一年,配备新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已经进行了这方面的实践;在此以后,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使他们能够在导师的指导下继续开展学习、研究和实践等。在这两个阶段,导师担负的主要责任各有侧重。

         (一)新生导师

         新生导师是指在本科生入校后的第一学年中对大学生提供个别化指导的教师。

         北京师范大学在实行新生导师方面,已经进行了一些探索。2013年,北京师范大学开始实行本科新生导师制,在制定的《北京师范大学本科新生导师制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中认为,在本科一年级实施导师制,是针对学生个体差异、加强因材施教、帮助学生了解专业及专业学习的基本方法和要求、使学生尽快进入学习状态、树立良好学风、进一步提高本科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措施。(第2条)同时,该实施意见对于导师的聘任原则、聘任条件、聘任程序,导师的职责和工作方式,导师的待遇和考核等,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新生导师的主要职责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

    1)生活辅导。这是指导师帮助新入学的大学生顺利适应大学生活的工作。本科生刚刚进入大学之后,对于如何快速地从高中时代的学生生活方式转变为大学生的生活方式,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仅仅依靠他们自己摸索,不仅费时费力,还有可能发生问题,甚至出现重大问题。例如,如果学生们不能适应大学生生活中的竞争,不能处理好大学生之间的以及大学生与教师之间的人际关系等,都有可能引发程度不同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配备了导师,由导师在仔细了解大学生遇到的生活问题后,能够循循善诱,善加引导,就可以避免大学生在适应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问题,帮助他们快速、健康地适应新的生活,顺利地从高中生转变为大学生。现在的法学本科生中,独生子女占有很大的比例,生活自理能力等普遍较差,开展生活辅导可能是需要新生导师首先要做的事情。

    2)学业指导。这是指导师帮助新入学的大学生开展有效的大学学习的工作。北京师范大学实施意见6条规定,“负责学生的学业指导。导师发挥自身专业优势和知识结构优势,帮助学生深入了解学科特点、学习要求,培养学生的发展潜质以及探究知识、独立思考的能力;针对学生的个体差异,对学生学习方法、学习计划、科学研究、职业生涯规划等方面进行指导。这个规定可以供高等法学院校实行新生导师制时参考。

    3)人生引导。这是指导师帮助新入学的大学生树立恰当的态度观念的工作。北京师范大学实施意见7条规定,“注重学生的人生引导。充分发挥导师的启迪与濡染作用,加强对学生的人生、思想引导,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帮助学生端正学习态度、树立远大理想;注重学生身心健康和专业素养发展,注重北京师范大学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传承。这个规定也可以供高等法学院校实行新生导师制时参考。

         从我自己担任2013级、2014级法学院新生导师的情况来看,通过个别化的、小范围的交流,大学生们在生活、学习和人生等方面有了较多的收获。例如,帮助他们分析和解决了一些生活问题(包括如何看待同学之间的竞争、如何解决专业学习与参加业余社团的关系等),帮助他们掌握了适合大学生的一些学习方法(包括课前预习、课堂聆听和记笔记、选择阅读课外书籍、完善知识结构等),指导他们思考了自己未来的发展问题(包括根据自己的特点确定将来发展的大致方向、明白要在本科生阶段需要为将来发展进行的准备工作等)。从学生的反馈来看,他们从导师那里掌握的很多信息、受到的很多启发,是在平时的课堂上难以得到的。

         (二)学业导师

         学业导师是指向大学生提供个别化的学业指导的教师。

         从我国高等法学院校的情况来看,尚未听说给大学生配备侧重指导他们学业的导师的情况。普遍的做法是,在大学生即将毕业、需要撰写学位论文的时候,才指定教师具体负责特定学生的学位论文撰写工作,指导学生开展与撰写学位论文相关的学习、研究等工作。这种在大学生即将毕业时才指定学位论文导师的做法,存在着一些明显的问题。第一,不利于指导学生持之以恒地学习。法学本科生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坚持不懈地认真学习,掌握未来从事法律工作所需要的知识技能,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为以后的工作奠定坚实的专业基础。但是,在为期一年的新生导师工作结束之后,如果不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继续指导、督促大学生努力学习,就有可能使大学生们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处在无人督导的状态,一些自律性不强的大学生就有可能在学习方面出现松懈现象,导致大量时间被浪费。因此,如果在新生导师之后,接着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他们就有可能在学业导师的指导下,抓紧时间学习相关知识和技能,在学习方面取得更大的成绩。扎实的学习活动和完善的知识结构,是他们以后开展法学研究和法律实务工作的必要基础。

第二,不利于学生开展长时间的研究工作。科学研究的历史和实践表明,高质量的科学研究往往是长期持续地进行不懈探索的结果。在培养法学本科生的过程中,如果平时不注意有效地引导大学生们开展学习和研究工作,积累必要的知识和材料,掌握必要的研究方法,而仅仅在他们即将毕业的时候才开始指导他们学习相关知识和进行相关研究工作,那么,很难指望他们在短时间内做出优秀的研究成果,他们的学位论文也很有可能是匆忙完成的急就章,即为了应付毕业需要而匆忙完成的文章。因此,为了提高大学生的研究能力,为了提高大学生学位论文的质量,应当及早给他们配备导师,使他们能够在导师的指导下及早围绕学位论文的写作而开展相关的学习和研究工作,并且通过这个过程提高他们的学术水平。

第三,不利于学生培养与导师的感情联系。大量的事例表明,学生和教师之间的深厚的感情联系,是增强教师对学生的影响作用的重要因素。在大学生与教师之间,只有经过长时间、多次数的交往,才有可能建立和加强他们之间的感情联系。如果大学生与指导教师仅仅见过几面,有过不多的几次交流,是很难在双方之间形成感情联系的。因此,为了增强大学生与导师之间的感情联系,应当及早给大学生配备导师,从而为他们之间建立感情联系创造条件。实际上,如果大学生和导师之间有了感情联系,不仅有利于增强导师对大学生的影响力,而且有可能使导师对大学生产生多方面的影响作用:大学生不仅会在学术上受到导师的影响,也有可能在人生观念、生活态度、工作作风甚至言语风格、审美趣味等方面,都会受到导师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学术史上的很多例子表明,对学生产生最大影响的教师,往往是那些与学生有深厚感情联系的教师。

第四,不利于贯彻全过程开展教育的思想。如果在新生导师结束后不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那么,对于他们的教育过程就出现中断现象,在新生导师指导下形成的一些成果,有可能得不到巩固和保持。对于教学过程而言,这是一种不利的现象。

因此,如果在新生导师结束之后,尽快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就可以有效解决上述问题。在学业导师的指导和督促下,大学生就可以进行持之以恒的学习,就可以长时间地开展研究工作,就可以培养起与导师的感情联系,就可以使导师的教育工作覆盖本科阶段的大部分时间。由此可见,配备学业导师对促进法学本科生教育具有重要意义。建议在我国高等法学院校中普遍实行本科生导师制,不仅给大学生配备新生导师,也要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

学业导师的职责与新生导师有所不同。对于学业导师而言,最主要的职责是对大学生实行学业指导,帮助他们提高学业成绩和学术水平,组织他们开展以此为中心的相关活动。这是因为,经过新生导师的指导和一年多的实践,大学生在生活上已经适应高等学校的生活方式,同时,也已经初步确立了人生观和未来发展方向等,导师在这方面进行指导的职责有所减轻。因此,学业导师可以用主要的精力对大学生开展学业方面的指导。

在配备学业导师时,应当注意下列方面:

1)在配备新生导师与学业导师之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在一学年的新生导师制结束之后,可以经过一定的时间间隔,再给大学生配备学业导师。例如,可以考虑从第二学年第一学期后半期再开始配备学业导师的工作。在这个几个月的间隔时间中,大学生可以进一步考虑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评估自己与新生导师的关系等,从而为恰当选择学业导师作必要的准备工作。同时,这个时间间隔也给新生导师提供缓冲的时间,使其考虑是否继续选择自己指导过的新生作为自己未来指导的学生。

         2)配备学业导师要遵循双方自愿的原则。在配备学业导师时,要遵循双方自愿的原则,教师既可以选择自己指导过的新生作为未来继续指导的学生,也可以选择另外的学生作为自己指导的对象。同样,大学生既可以选择自己的新生导师作为未来的学业导师,也可以选择另外的教师作为自己的学业导师。大学生和教师双方应当按照自己的心愿进行选择,学校管理部门也要充分尊重大学生和教师双方的意愿,给他们提供自愿选择的机会。

         3)配备学业导师与学生的未来发展相关。在配备学业导师时,应当引导学生和教师把新的导师关系的确立,与学生未来的发展方向联系起来:希望未来在实务方面发展的学生,可以选择在法律实务方面擅长的教师担任导师;希望未来在学术方面发展的学生,可以选择在法学研究方面擅长的教师担任导师。同时,在确定学业导师时,也要尊重学生在法律门类、法学学科方面的偏好和兴趣,让他们能够选择那些擅长所喜欢的法律门类和法学学科的教师担任导师。

         4)每个学业导师指导的学生数量应有限制。为了保证学业导师能够有足够时间和精力指导大学生,应当限制每个教师指导的大学生的数量。例如,北京师范大学关于配备新生导师的实施意见规定,每位导师指导的学生总数不超过5名。在配备学业导师时,可以参考这个数量标准。如果学业导师在每个年级指导5名大学生,那么,4个年级就要指导20名大学生,这个总数是较多的。如果教师不担任研究生导师,全力以赴地从事本科生导师的工作,这个数量是较为适合的;如果教师同时还要担任研究生导师,那么,他们指导本科生的数量应当递减。

         5)学业导师指导大学生开展科研和实践活动。配备学业导师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让学业导师指导大学生如何更加有效地学习法学理论知识,也是为了让大学生在导师的指导下切实参与法学研究和实践活动,让他们在活动中接受实际锻炼,帮助他们提高开展法学研究和司法实务工作的能力。首先,应当鼓励导师吸收大学生参加自己的课题研究。承担法学课题研究的导师,可以让自己指导的大学生在课题研究中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从中掌握基本的研究方法和技能,为切实开展独立的研究工作奠定基础。同时,应当指导大学生及早选定学士学位论文的方向或者主题,及早投入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以便通过长时间的研究工作,取得一定的研究成绩,在此基础上撰写出言之有物的学位论文。

其次,应当鼓励导师吸收大学生参加相关的实务活动。在我国高等法学院校中,不少教师具有律师资格证书,在教学科研之余从事律师实务工作。近年来,北京等地高等法学院校的一些教师,到检察院和法院等部门挂职,直接参与司法实务工作。应当鼓励导师在开展这类实务活动时,尽可能吸收自己指导的大学生参加,让他们协助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使他们借此熟悉司法实务工作,掌握从事司法实务工作的技能和经验等。

四、对法学本科生实行导师制的注意事项

         无论是配备新生导师,还是配备学业导师,为了更好地推行法学本科生导师制,都应当注意下列方面:

1.充分提供教师的信息

         为了让大学生充分了解各位教师的情况和选择适合自己导师,应当通过多种方式提供和披露教师的信息。从大学生选择导师的需要来看,最需要提供的教师信息应当包括教师的学术经历、学术研究的领域、学术研究的成果、从事司法实务的情况等。现在,在高等法学院校的网站中,普遍介绍每位教师的基本信息;从推行导师制的情况来看,应当进一步充实学校网站中介绍的教师的信息。同时,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披露教师的信息。例如,在北京师范大学推行新生导师的过程中,让愿意担任新生导师的教师填写《北京师范大学本科新生导师申报表》,其中的内容包括个人基本信息,研究方向,拟指导学生的专业,拟指导学生的数量,近三年所教授本科生课程,近三年的教学、科研成果及承担的科研项目,导师指导计划等。这个表格中披露的信息,可以进一步供大学生在选择新生导师时参考。实际上,如果推行学业导师制的话,这些信息也可以供大学生在选择学业导师时参考。

2.提供必要的学生信息

为了让教师选择适合的大学生作为自己指导的学生,应当向导师提供学生的基本情况。北京师范大学在推行新生导师制时,没有这样的做法,结果是只有学生选择教师,而教师没有实质性的选择,因为不了解学生的信息,无法进行选择。应当向教师提供的学生信息包括学生的性别、籍贯、毕业的学校(高中)、高考成绩、个人兴趣爱好与性格特征、对未来发展的初步想法等。

3.坚持双向选择的做法

导师制师生关系的确立,应当是一种在自愿基础上进行双向选择的结果。在确立导师制师生关系的过程中,应当让学生和教师了解各自的基本情况,进行必要的面谈交流,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最终确立师生关系。经过这个过程确立的师生关系,可以使双方具有一定的心理相容性,双方能够“合得来,谈得上”,比较容易融洽相处。

4.重视对教师的业绩考核

         为了促进教师切实履行导师职责,应当重视对教师的业绩考核。由于新生导师和学业导师的职责各有侧重,业绩考核的方法也可以有所不同。对于新生导师的业绩考核,主要是考察导师与学生交流的情况,因此,要采取与此相适应的业绩考核方法。例如,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新生导师管理中,印制了《本科生导师指导记录手册》,其中除了导师需知学生需知外,还有导师指导计划表”“导师指导记录表等,导师每次与学生谈话或者进行其他指导后,要在导师指导记录表中填写指导内容和学生收获。

与此不同,对于学业导师的业绩考核,主要是考察导师指导学生开展学习和研究等方面的情况,因此,要围绕这方面的职责设定考核指标。例如,指导学生阅读了什么文章或者书籍;指导学生撰写和发表研究文章的情况等。

5.给教师提供恰当的报酬

         要给担任导师的教师提供恰当的报酬。在实现现代大学制度的情况下,导师制的实行会给教师带来额外的工作职责,使大学教师在课堂教学之外还要进行更多个别化的指导工作。因此,为了体现教师在担任导师后付出的额外劳动的价值,为了鼓励教师做好导师工作,应当将他们的导师工作纳入工作量范围并给他们提供适当的报酬。北京师范大学在实行新生导师制时规定,原则上导师每学期指导学生不少于6次,每学期给导师发津贴1000元。高等法学院校在实行新生导师制时,可以参考这个标准。不过,对于担任学业导师的教师的津贴或者报酬,应当根据学业导师的职责及履职情况,研究提供报酬的相应标准和方法;除了正常的报酬之外,对于指导业绩突出的教师,应当予以奖励,例如,对于指导学生发表文章或者带领学生发表文章的导师,应当予以重奖。



*吴宗宪,甘肃省永登县人,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犯罪与矫正研究所所长,法学博士,博士生导师。

[] []·朗特里编:《西方教育词典》,陈建平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版,第364页。

[] “tutorial syste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utorial_system[2015-8-26]

[]个别诊断(individual diagnosis)是指对个人的情况进行的评估。

[] Edward L. Dejnozka & David E. Kapel, American Educator’s Encyclopedia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1982), p.533.

[]学分制是以选课为核心,教师指导为辅助,通过学分衡量学生学习质和量的综合教学管理制度,这种教育制度由美国哈佛大学在19世纪末首创。

[] 班建制是指以班为单位对学生进行管理和教育的教育制度。这是比价传统的教育模式。

[] Edward L. Dejnozka & David E. Kapel, American Educator’s Encyclopedia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1982), p.533.

[]邓艳玲:《清华80年后第2次设国学院 不招收本科及研究生》,http://news.sina.com.cn/c/sd/2009-12-16/122719272603.shtml[2015-8-26]

[]王骞:《李克强袁纯清胡春华…北大毕业生“崛起”》,http://www.china.com.cn/culture/txt/2007-10/25/content_9124475.htm[2015-8-26]

[] 我入大学时年龄较小,大约16岁;这一年还不到20周岁。

关闭窗口

电 话: 0931-7603150    0931-7601339 传 真:0931-7678037

地 址: 甘肃政法学院科研处 邮 箱:kyc@gsli.edu.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since 2012.陇籍法学家论坛,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