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简介  法学家简介  论坛动态  论坛公告  学术研究  法学前沿  讲座实录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正文
李道刚:论民族自决权新
2015-09-08 22:22  

               论民族自决权不宜作为国际法的基本原则(结构)

李道刚[1]

一、    引言:关于国际法基本原则的共识

(一)     中国立场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没有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我国政府秉持的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经过整整半个世纪的发展,中国业已将两个原则系统协调起来,把五项原则的相关内容与国际法基本原则作了”合宪“解释,即合乎《联合国宪章》的理解。

中国政府认为:民族自决原则是当今国际公认的国际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它对于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殖民主义,支持民族解放运动,保卫民族独立的权利具有重大意义。

事实上,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因为非殖民化运动已经取得重大胜利,民族自决原则一直作为国际法基本原则被信奉,特别是随着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运动的发展,民族自决原则又被赋予了新的内容。另一方面,民族自决原则,虽然允许国家对行使民族自决权的民族给予支持和援助,但是严格禁止任何国家假借民族自决名义制造、煽动或支持民族分裂、破坏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的任何行动。就民族国家而言,作为民族的自决权已随同国家建立而上升为国家主权,因此,维护国家独立,自主和领土完整,就是维护民族自决权。煽动或制造民族分裂, 不仅仅是对民族自决权的曲解、滥用,而且也是对国家主权原则的破坏,是对一国内政的干涉,完全违背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

国际法基本原则,是指那些被各国公认的,具有普遍意义的、适合于一切效力范围的、构成国际法的基础并具有所谓强行法性质的法律原则。这一特性,笔者归纳为四个方面,即遍在性、超越性、内在性和本根性。

(二)     学者立场

西方学者通常把这些原则称为是重要的或主要的原则,是指与其他原则相区别。我国与前东欧国家的学者,则把这些具有特定内涵的重要原则称为基本原则,以区别于其他原则。至于哪些原则可以成为国际法的重要原则、主要原则或者基本原则,看法也不甚一致。欧陆学者,如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学者普遍认为,《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七项原则;中国、印度和缅甸过去一直认为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或《亚非会议公报》所提出的十项原则;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发展中国家的学者普遍认为是《各国经济权利和义务宪章》所规定的十五项原则,等等。数量不一,内容也不尽相同,但几乎都将民族自决原则作为国际法的基本原则之一。

民族自决原则,有两个不同的理论版本,一是由列宁在领导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斗争中提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十月革命后,这个原则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并得到国际上的一定承认;二是由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国际联盟时代的倡导。

(三)     宪章立场

《联合国宪章》第一条第二项:“发展国家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宪章第七十六条规定:托管制度的基本目的之一为“增进托管地居民之政治、经济、社会及教育之进展,并以是合格领土及其人民之特殊情形及关系人民自由表示之愿望为原则,且按照各托管协定之条款,增进其民族自治或独立之逐渐发展“。就此成为第一个确认民族自决为国际法基本原则的国际文件。不过,宪章并未规定“人民”的概念,以及此项权利的内容和范围。

根据宪章精神,1952年第七届联大通过了《关于人民与民族的自决权》的决议,明确指出:人民终于民族应先享有自决权,然后才能保证充分享有一切基本人权。1960年第十五届联大通过的《给予殖民自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宣布:必须立即和无条件地结束一切形式和表现的殖民主义:“使人民受外国的征服、统治和剥削的这一情况,否定了基本人权,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并妨碍了增进世界的和平与合作“。因此,1966年在联合国第21届联大上通过,并于十年后正式生效的政治权利公约和经济权利公约分别在第一条第一款规定了:”所有的人民都有自决权;依据这个权利,他们自由地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自由地发展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

二、    民族自决权的内容辨析

各民族有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直到自由分离成独立国家。它原属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世界革命的要求。马克思和恩格斯从争取社会主义利益出发,历来是赞赏的。进入帝国主义时代,列宁作为反帝促进民族自愿联合的手段加以强调,是无产阶级的一个重要原则和口号。战后,反战为国际立法,并得到广泛运用。

1、殖民地人民取得民族独立的权利;

2、凡民族不受外族统治干涉、决定和处理事务。一切民族排除外来压迫和干涉自由决定社会、政治制度、国际法保障之权利。

3、“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斯大林)

斯大林民族问题新提法:局部的民族问题与整个殖民地解放问题汇合;民族自决权的内涵要明确;民族问题与推翻资本主义相关;殖民地脱离帝国主义压迫是最终的胜利。

4、民族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产物,对民族国家的形成起了进步的、促进作用。反对封建主义。

5、如上所述列宁对民族解放给予支持。

6、建立民族国家,为适应资本主义需要成立同盟军。二战后始由政治原则成为法律权利。

关于民族自决权的主体,大致有三种说法:(1)只有殖民地人民和其他被压迫民族才享有自决权;(2)受外国统治的民族;(3)受殖民剥削的民族,最多还包括受种族歧视的新殖民统治的民族。

三、    从历史演进的角度论证

民族意识产生于欧洲中世纪晚期,由天主教教会的普世价值与区域的归属感形成的理论紧张。拉丁文natio的本意为出生。民族主义在18世纪是对风光、王朝或君主的情感联系。荷兰脱离西班牙可视为最初的民族独立,北美脱离英国也属于民族自决的现象。其中可看到两类不同民族自决的结果形态,如在欧洲的英、法、葡、瑞表现为众多国家单元的出现;而在北美则表现为多元移民国的诞生:民族通过人权、立宪的规范与合法基础,转为国家公民。这时的民族即国家。

法国大革命确认民族自决权:被他国奴役的人民和民族有权要求自治或独立。在巴黎和会上,威尔逊发表“十四点”宣言,也提出民族自决权,称应是重新划分“战败国”(德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保加利亚)领土的依据。但未实施,因为战胜国没有尊重爱尔兰以及黑人的自决权,如真贯彻,美加恐不复存在。

综上,民族主义可根据结果分三类:

1、        英法民族主义:国家公民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唯一标志,而非语言、民族精神和所谓民族性。简言之,民族即个体的集合,在统一的法律之下,由独立立法机关代表。

2、        德意民族主义:文化民族的政治国家分裂。赫尔德与马志尼:语言文化共同体,先于国家,价值秩序优先。

3、        东欧反奥、俄、普帝国运动:分散、根据统治区,政治诉求同,要求内外自由,内部靠外部自由得以实现。塞尔维亚、希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由此纷纷脱离帝国统治。

四、    从概念建构的角度论证

歧义最多,争议最大。当代民族自决权等于国家主权,将此问题转化成国际法问题。当代民族的语境,即国家民族:主权、语言、法与行政体系、中央政府、共同的政治确念等。如果民族与国家脱离联系,则认同的内容和适用范围,无论从政治上还是学术上均无从确定。

民族自决意识的发展历经三个阶段:

在第一阶段是为少数知识精英所维护。如赫尔德的文化民族观。以文化立基,强调客观因素的共性:语言、文化、历史作为政治自决要求的基本条件。经过纵横传播后,

在第二阶段表现为广大知识群体的觉醒。如民族复兴主义的自决意识,将个体自由和民族独立联系起来。命名追溯到意大利民族主义运动19世纪的历史模式,多种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目标包括反对神圣同盟。

在第三阶段成为大众的政治动员令。作为意识形态和政治思潮持续影响了1920世纪及之后。民族即民族国家作为内心的价值给予民众政治动员。1789年法国大革命诞生,以人民主权为前提,伴以中央集权的国家和市民社会的兴起。公民对民族的忠诚,取代了国家统治的传统的合法性模式。民族作为象征取代了教会。具体的传统的统治形式,被抽象的混杂了各种意识形态的团结纽带所维系,并冠以最高的世俗价值——民族主义。

五、    从实施效力的角度论证

国际法基本原则相互之间要协调。而民族自决原则与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不使用武力相互排斥。

列宁模式:所谓民族自决,就是民族脱离异族集合体的国家分离。指出于殖民统治和外国奴役下的人民有脱离统治的权利。

威尔逊模式:按照明白的民族界限,确定奥-意的国境。将民族区分与边界联系,为国际法采纳。

二战模式:凡未经有关民族自由意志所统一的领土变更,两国不愿其实现。(北大西洋公约)民族自决针对的是欧洲及纳粹统治下的民族,恢复主权,不适用于殖民地。

宪章模式:第一条第二项:在联合国的宗旨之下,发展国家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具有法律拘束力。民族自决与世界各民族人民权利平等构成竞合。

 

六、    结论:“基本人权”才是民族自决权的恰当定位

民族主义和民族自决作为集体认同是对农业社会的传统及经济现代化所致的社会解体的回应。专制统治的权力集中使社会结构垮塌,传统合法性的空间需用新的忠诚填补。但等级制之于民族主义是最难抵抗的因素。

民族自决权转换为民族区域的自治权,实为最恰当的政治选择。如果说,民族自决权是各民族有根据自己的选择确定本国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的自由,那么,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基本含义则为:在国家统一领导下,在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实行区域自治,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机关的自治权则包括:1、民族立法权,2、变通执行权,3、财政经济自主权,4、文化、语言文字自主权,5、组织公安部队权,6、少数民族干部具有任用优先权。(中国模式)。

作为基本人权,避免了作为基本原则内容的含糊性,从而在一个方面确保了国际法基本原则的严肃性。

七、    主要参考文献:

1、        《研究马列主义理论的辅助资料》,下册,大连新华书店1950年版;

2、        王铁崖:《国际法》,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3、        杨泽伟:《主权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4、        【挪】艾德等:《经济、社会和文化的权利》,黄列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



[1] 法学博士,第五届中国国际法学会理事,原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2012年起任甘肃省社科院特聘研究员、工大教授。

关闭窗口

电 话: 0931-7603150    0931-7601339 传 真:0931-7678037

地 址: 甘肃政法学院科研处 邮 箱:kyc@gsli.edu.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since 2012.陇籍法学家论坛,All Rights Reserved